與姊姊的親密接觸 [3/3] – 爱欲小说修正版
我和姐姐休息一下子,看了看錶,已近十一點,我便對姐姐說:
“姐,我還想要多來幾次,可以嗎?”
“好啊!要幾次都可以,來吧!”
於是又一陣狂暴性愛即將開始:
由於我一直想幹穴,所以小弟弟早已挺立多時了,我偎近了她的身旁,雙手不安份在她的背後撫摸著,四目注視,我和她的唇終於吻合了,姐姐的喉嚨中傳
來幾聲低沉而顫抖的呻吟,聽到這幾聲呻吟的聲音,我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實,漸漸的,我摸到姐姐的乳房,另外一隻手,順著大腿的內側進入了禁區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嘛……。”
她想要掙脫,想用力的推開我,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。”
“姐姐,讓我好好的愛妳啦……。”
我的嘴,從她的唇吻到脖子,我好像一個小孩子,貧婪地吻著她的肌膚,小弟弟來回地在姐姐的大腿磨擦著,她似乎是需要了,呻吟聲變得大多了,姐姐好像得了軟骨症,軟軟地躺在沙發上,我不放鬆的緊迫著她,嘴巴含著她那粉紅色的奶頭,手呢,卻鑽進了茂盛的大草原,撥弄著她那迷人的淫穴。

“姐姐,妳太美了,美得讓我心慌。”
此時而八寸弟弟像暴怒似的,猛抖個不停。
姐姐一看到我的小弟弟,立刻伸手抓住它,不再讓小弟弟跳動,握住了小弟弟柄,來來回回的套弄。 姐姐像是期待的看著我。她的淫穴早已濕得不成樣子了。 姐姐此時高舉著雙腳,拉著我對我說:
“不要再弄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受不了……不要再弄了。”

我將小弟弟對準了她的淫穴口,用力一插〝滋〞的一聲,我這支小弟弟全支沒入,一頭插進了她那要命的淫穴裡。
“啊……啊……我好舒服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小弟弟真硬……。”
“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哦……我愛死你了……你幹得我好舒服……好美……。”
“好淫穴……我會幹死妳……哦……妳的淫穴包得我好舒服……幹……。”
“對……幹死我……大力的幹死我……哦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小弟弟……用力的幹……插爛小穴……幹爛小穴……大力。”
“好淫穴……哦……我會幹死妳……我會的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快一點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。” “哦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好弟弟……我愛死你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哦……哦……我快活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。”

我的小弟弟在她的淫穴裡進進出出,帶出了陣陣的響聲,淫水早已浸濕了我們的陰毛,對她,我是毫不客氣,毫不憐惜的猛力的插,使勁的插,這一番功夫,可真是把她搞得半死不活,淫聲四起,此種聲勢,真的是好不驚人。
“好弟弟……你幹我……哦……我快瘋了……爽……。”
嗯……嗯……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好爽好爽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哦……妳的屁股快扭……快動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扭……。”
“好弟弟……你插死我了……幹死我……哦……。”
姐姐的雙腿,緊緊的勾住我的腰,她整個人就像真的快瘋了,不停的吶喊,不停
的擺動,她是太興奮了,太舒服了……。

一波又一波的淫水,射向我的小弟弟頭,刺激得我好不爽快,此時的姐姐陷入了彌留昏迷狀態,我立刻抽出小弟弟。輕輕的磨著她的陰蒂。
過了一會兒,她的人才轉醒過來說道:
“你幹得我爽死了,你讓我快活死了﹗”
“你還沒有洩,來,我來替你弄一會。

姐激情深爱丁香播播爱爱姐示意要我躺著、她的手慢慢的套弄小弟弟,最後低下了她的頭,開始吸吮我的馬眼,和整根小弟弟。她的舌頭,就像一塊加了工的綿球,舔了我幾乎要跳起來,太好,太美了。
“哦……哦……好嘴巴……哦……你……添得太美了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好姐姐……哦……妳太會吸了……哦……吸得我爽死了……。”
“美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好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。”
好姐姐……哦……含深一點……深一點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弄快一點……。”

我知道我快洩了,姐姐似乎捨不得離開小弟弟,嘴巴含了又含,我連忙推開她,不能再讓她再含弄下去,否則就沒戲唱了。
姐姐很自愛的轉過身,學狗爬式的姿勢,她那雪白、肥大的屁股,淫潤潤的淫穴
中,滲著太多的淫水,真是又騷又浪又蕩,我要盡情的發洩,我要狠狠的幹,狠狠的插。
小弟弟如排山倒海之氣勢,立刻插入那小小的淫穴,給予她無情衝刺。

“小……你真行……你真會幹穴……小穴會爽死……。” “好情人……哦……你入得我美死了……哦……又來了……。”
“嗯……嗯……我的小穴美死了……爽死了……嗯……。”
“……嗯……我快活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。”
“好淫穴……我會幹死妳……妳的淫穴夾的我好舒服……。”
“哦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小穴會爽死……嗯……。”
“好姐姐……快頂上來……快頂上來……我要……出來了……。”
“好弟弟……快……大力一點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。”
“啊……啊……我好舒服……我好美……啊……倆快死了……。”
急促的呼圾聲,和激情之後所剩下的殘餘,我和姐姐都深感滿意。
沒想到,你太會幹穴,幹得太爽了。”
“妳的穴像怒江一樣,水急而又多,小弟弟快要泡爛了。
“討厭的死鬼,下次我再也不讓你幹穴,弄得人家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。”
而這時小弟弟似乎還不滿意又翹起來,於是就……

輕輕的將小弟弟插入淫穴內,按照往例的,在剛剛開始的前奏曲,必須是深深入淺出,讓小穴能有更多舒暢。
“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爽呀……嗯……你真是會玩小穴……嗯……。”
“嗯……我的好弟弟……小弟弟插得小穴真爽……嗯……真舒服……嗯……。”
“好淫穴……小弟弟等一下要狠狠的幹妳……狠狠的插小穴……。”
“好小弟弟……嗯……小弟弟……你大力幹小穴……使勁的插小穴……嗯
“嗯……太爽了……好親親……你幹得太好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。”
“哦……小穴用力緊夾著小弟弟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哦
小弟弟一進一出的帶出了不少的淫水,淫穴似乎是爽到家了,爽的不能言語,我又要開始了,我又要摧殘姐姐的淫穴,我要夾雷霆萬鈞之勢,幹翻姐姐的淫穴,插爛姐姐的淫穴。
啪!啪!啪!一聲又一聲的肉響聲,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插,插得淫穴淫水四濺,淫穴如被大雨般的急打小花一樣,慘,慘,慘。


“啊……啊……輕一點……輕一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會痛呀……啊……。”
“啊……會痛……啊……哎唷……小力一點……。”
“痛……小力一點……拜託……拜託……啊……小力一點……不要那麼用力…… “我的好愛人……親弟弟……輕一點……小力一點……我會受不了……。”
“好淫穴……哦……妳多忍耐一下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忍耐一下……。”
“哎唷……拜託……不要用那麼大力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穴會痛死……。”
“我受不了……哎唷……受不了……小弟弟……輕一點……求求你……。”
小弟弟就這樣重重的插入,又狠狠的頂,大約過了二百多下,淫穴開始舒服,淫穴也感受到重插的美味。
“哦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小穴真舒服……小弟弟幹得真舒服…… 。” “嗯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嗯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嗯……你真的好會幹穴…… 嗯……。”

“好淫穴……哦……妳痛快嗎……哦……妳會爽嗎……哦……。”
“……好心肝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嗯……。”
“小弟弟……嗯……幹的小穴爽壞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爽到天邊了……”
“好親親……嗯……我愛死你了……嗯……爽……爽死了……。”
“……屁股動快一點……哦……扭高一點……哦……小弟弟舒服透了……。”
“哦……淫穴夾緊小弟弟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好爽……好爽……。” “好心肝……哼……我要升天了……小穴要爽到天邊了……啊……。”
“啊……啊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小穴升天了……啊……咧……。”
“婀……小弟弟真會幹穴……啊……幹得我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一陣又一陣的重幹,一次又一次的狠插,我的小弟弟沒有因為如此狂插法,因而萎縮,依然視淫穴無物,依然挺堅日本伦理电影新妈妈如鐵。

幹穴由重,快,狠,而轉變為輕、慢、柔,到最後射精才停下來。
淫穴像經過這次重重抽插,就像大水災一樣,氾濫成災,整張沙發,幾乎濕了一半多。
姐姐只有那喘息的份,整個人像昏死一般,靜靜的躺著。
我的陰毛,姐姐的陰毛,就像澆上了漿糊,又黏又濕。
過了好長的一段的時間,姐姐終於恢復了一點體力,輕聲說了幾句話。
“好弟弟,我被你的小弟弟幹死了,我真的不曉得什麼叫美,叫爽了。”
“妳好好的休息一下吧,我到樓上去。”
“你幹得我都不能起來了,你真猛,真狠,小穴要休息好久才能復原了﹗”
“我拿條浴巾給妳蓋著,好好的休息。”
我悠哉悠哉走上樓,想著過小久,想著姐姐美麗的身體將在這幾天,趁爸媽不在時好好享用、摧殘、用力的上用力的幹,心想真是無限的快樂。

時間凌晨一點四十七分

我在二樓房間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這時,我的小弟弟卻翹起來,似乎對我抗議似的,看著小弟弟一付不滿狀心想:“不曉得是我好色還是體質問題,小弟弟始終雄糾糾的挺立著,真的實在是……”於是我就下樓去找姐姐來解決我生理需要。
來到樓下客廳之後,我看到姐姐裸體睡在沙發上,姿勢有如美神維納斯般的側睡,光滑的小腹,黑亮的陰毛,形狀很漂亮,像片黑色的樹葉,貼在姐姐的下體,我看了,小弟弟一直像暴怒似的,猛抖個不停,姐姐則毫無察覺我的到來而繼續睡著。
此時我腦中閃過一個念頭,就是玩無預警的強暴遊戲。

想完就無聲無息的走到沙發後面,對準目標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翻過椅背壓在姐姐身上,而姐姐則被我這個舉動嚇醒:
弟你發什麼神經,你要幹什麼!?”

此時,我失去理智,左手抓住姐姐的雙手手腕,右手握住小弟弟,左右腳則壓制住姐姐雙腳防止亂踢,姐姐則被我這個舉動弄得還搞不清楚。
啊!救命啊∼∼∼放開我∼∼∼不要∼∼∼∼∼∼”為了避免姐姐掙扎,費了好大勁,用丟在地上的姐姐內衣,綁住姐姐的雙手。
嗚∼放開我∼∼∼不要∼∼∼∼∼∼ 姐姐在我的壓制下,只能從口中發出哀號聲 輕輕含者姐姐比膚色略淺的乳頭,雖然沒有塗上蜂蜜,但感覺比任何糖果甜,左手撫摸姐姐柔軟的乳房,雖然柔軟但稍用點力,立刻可以感受到充滿彈性 不虧是DCUP,飽滿的大乳房,頂端放者花生大小的小乳頭, 有時用中食指輕輕柔捏,偶爾放進口中吸吮,姐姐的奶怎麼吃都不會膩 在我不停的挑逗下,姐姐雖然一直掙扎,但是她的身體還是不爭氣的說實話,姐姐的奶頭越來越堅挺,不但身體發熱泛紅呼吸也急促,同時也一直不停掙扎、喊叫:
嗚∼不要∼∼∼不要∼∼∼放開我∼∼∼不要∼∼∼不要∼∼∼啊∼∼∼放開 我∼∼∼”

此時右手握住小弟弟,對準姐姐的淫穴口,二話不說,〝噗滋〞的一口氣深深插入姐姐的淫穴中,開始“侵犯”姐姐。
嗚∼不要∼∼∼不要∼∼啊∼放開我∼∼啊∼不要∼∼∼快拔出來∼∼∼”
而我對於姐姐的哀求聲置之不理,而以狂暴粗魯的力量,在姐姐似乾似溼的淫穴中,快速抽送,而淫穴在狂暴粗魯快速抽送之下,淫水也逐漸的流出。 啪!啪!啪!啪!啪!啪!一聲又一聲的肉與肉相撞響聲,一次又一次重重的重插,姐姐的哭天喊地哀求聲,形成了強暴的所有要素,我的心已經泯滅。

不要∼∼∼不要∼∼∼放開我∼∼∼不要∼∼∼不要∼∼∼啊∼∼∼放開我 ∼∼∼嗚嗚嗚嗚∼”
在我的小弟弟狂抽猛插下,姐姐無力得似乎已經放棄反抗,乖乖的任由我擺佈,而我則不管姐姐的感受,只管自己的感覺,瘋狂〝侵犯〞姐姐。
大約狂抽猛插三四百多下,突然一陣抽搐,停止〝侵犯〞啊!我射•精•了。
姐姐只有那喘息的份,整個人像昏死一般,靜靜的躺著,眼角流著淚,十幾分鐘後,姐姐大概清醒了,我抱住姐姐不停道歉,姐姐哭泣著說:
嗚嗚嗚嗚嗚∼弟∼∼∼你∼∼∼討厭∼∼∼壞死了啦∼∼∼好痛喔”

對不起,沒想到強暴遊戲對妳來說太過於粗暴,以後不玩了,還痛不痛?
“對,很痛,裡面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,還有這邊也很痛。”
此時,我看了她的淫口真的是又紅又腫,比未開苞前大了許多,我趕忙地抱她上
樓,吩咐她,不要亂動,好好休息兩天。

就這樣子,在父母還沒回來之前,我和姐姐可說是天天風流,天天快活,喔∼∼∼爽啊!當然啦!這幾天姐姐是安全期,所以不必擔心會懷孕。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